Pages

認識我們的生產者


格日錯

「我以前是個牧民,有三百頭牛,一早三點起床擠牛奶到下午我還沒吃早飯,但現在我們家一頭牛的沒有了,我能在這裡工作,是我這輩子最好玩得時候了!以前我就很喜歡縫紉,打毛線,編繩,沒想到我可以做這樣的工作。做毛氈與捻線的工作比起放牧一點都不辛苦,只是把東西做壞的那天,心好痛!」



卓瑪

「我以前是個牧民,現在犛牛都給我的兩個兒子在放牧,他們住在牧野的帳篷裡,家裡只有我一個人,心臟也不好,我參加完毛氈培訓班之後,就開始一直在家裡做毛氈的帽子,一年後被選來這裡工作,能夠在這邊工作,每天都像是多了很多朋友,工坊裡的人說我是西記裡的沙悟淨,吃的最少,做的最快。」



 切布

「我從小就看過爺爺那一輩的人做毛氈,我很喜歡看那些手工藝製作的過程,記得有一次我看著一個鄰居爺爺作毛氈,他說:你這麼喜歡這些,搞不好你上輩子就是做毛氈的喔!

過去我在縣城裡的藏裝店裡當裁縫,生意好時,薪水就好,生意不好時,薪水就差。後來那家店生意更不好了,就請我離開了。現在我來到這裡工作,工坊裡也會做到縫紉,編繩。因為我總是很小心做事,所以我動作慢。每次學新東西的時候,我都會很害怕自己學不好,也怕自己做太慢。但是當我做出了他們沒看過的編繩,大家都會很驚訝,也很稱讚我。」




 康卓

「我生長在一個牧民之家庭,只有我媽媽我妹妹和我。後來嫁給我先生,我們一開始三十多頭犛牛,就成家了。但後來因為我先生出了一場嚴重的車禍,我們便把牛全賣了,讓他開刀,所以我們就一頭牛都沒有了。我不覺得可惜,事情就是這樣。

現在,我來到這個工坊工作,我很喜歡這裡的同事朋友們。每天我們一起工作,晚上還會用微信視訊聊天!有時我們還會到對方家耍(玩)到半夜。不過我還是很懷念以前放牧的日子,如果還能再有犛牛的話,我還是想當牧民,不過我想到時後我還是會常常回來看看工坊裡的朋友的。」




格布

「我14歲開始,就開始用牛毛與羊毛捻線,織布,做帳篷。但是後來結婚後,因為家裡沒有牛,所以我就不曾再做這些工了。但是自從來到這個工坊後,我又開始製作捻線了。

只是這裡有要求線要做的粗細,還要學寫自己的名字、產品的編號,裡面還有奇怪的符號(也就是英文字母)。」

(雖然格布寫的名字與數字有時還是會讓人看不懂,但是她依舊很認真的繼續練習)


 益西

「小時候我在牧區長大,爸爸媽媽一邊放牛,一邊照顧我跟哥哥們,我們有時候會撿一些氂牛絨去賣,換一些零食回來。那時候我曾經想過,不曉得有沒有可能用這些毛來做些什麼。

以前我一直想當一個小學老師,從沒想過我會成為這個工坊的管理人。有時這些阿姨們重複地做著手工,腰酸背痛,我就帶足球來,大家一起踢球,運動一下。她們也容易想睡覺,我就跟她們說說笑話,或是突然大聲的嚇一下她們。阿姨們被嚇到(醒來)後,都會大笑的跟我說:謝謝,謝謝!」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